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华德书院

冠盖满京华,来此皆知音

 
 
 

日志

 
 

修行这件事  

2010-02-25 23:53:53|  分类: 院长分享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算起来,我正式“修行”也有11年了。1998年与佛法结缘,看《金刚经说什么》,一时对南老惊为天人,于是每晚念《金刚经》;是年10月上山进庙,专事修行;三年间,没怎么打坐禅定,功夫靠不住,佛经倒是看了一大堆;我佛高深,其妙难思,我又每每凡夫思量,顿觉一片茫然;三年后,下山再入红尘。一直对修行兴趣不减,以至于今日。

先前,我在道家呆着。术数?算卦算得马马虎虎,好像有准确的时候;风水?也懂,遇上高手可能连根毛都不剩;法术?那种灵鬼附体的东西,从小拼死反抗,终于成功地碰都不碰,一如我对香烟这玩意过敏一样;《易经》?读得云里雾里,似懂非懂,如今可以写上几本关于《易经》如何如何的书,还到处讲学误人子弟,内心却明白才识浅薄得很。

那一年1998,不是“九一八”,香港回归已经几个月了,我却怀疑自己快疯了。一个学心理学的人,却得了严重的抑郁症,可谓讽刺;活着不痛快,死了不高兴,人生的一切让我觉得了无生趣——典型的重度抑郁症。越是学这专业的人,越不愿意找人治,吞点“氯丙咪嗪”之类的药片,平衡平衡5-羟色胺水平,暂时happy一下,完全是瞎对付——真是讽刺。

于是一头撞上了南怀瑾先生著的《金刚经说什么》。一读之下,惊为天人。到了那个所在,发现了救命稻草——到底我佛慈悲,令我这样的无明众生,也能够困渴于沙漠而逢甘泉。

盛世煌煌,出身寒微别无长物,在人群中一百斤刚过一点,完全一幅干巴猴儿模样(估计胖猴都要抗议),要漫过生命接天的苦尘,要经过世事压城的凄慌——怎生是好?如何才能妥贴安置这一颗惶惶不可终日的心?

自己安心立命之所在,到底是佛门,我想。佛门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能来;来了,大抵要么做佛,要么做菩萨。沈从文说乡下人进城,一片痴心,无非是想告诉城里人,他走过了那么远的路,喝过了最好的酒。因此上,要正正经经修学一场,当不了佛也得当一回菩萨。

我才情薄情意浅,懒洋洋的东倒西歪人,那年突然兴奋了起来,吃素(山上只有这个,还常常份量不足,大家都穷得要死,饿得也要死);每天念经(也因为各自修行,无友无朋太无聊)。如此倒也清净,能让疯狂得乱七八糟的头脑,稍微安静一阵子。

我成了佛陀他老人家的家里人,做的是佛门大事,要让普天下的众生沾沐佛恩,我要救拔诸苦。以此理想,承蒙佛菩萨加披,我从此于世俗不屑一顾——于纸面上看到朝代兴亡,看到王气黯然——俗人五欲皆如粪土。

我鼓舞起为天地立心的豪情,我要替佛陀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深悔过去蹉跎岁月,如今方才抬头推窗,翻倒二十多年的旧梦,大喝一声,从此天下太平;光影徘徊,才见识自己的干巴身骨,原是自己的身外化身。

莫小瞧我形销骨立,无不浓缩着精华!莫看我人微言轻,却伴在佛祖身侧!因此上,在这偏远落后的西南山上,我一挥手,袖底都是烟云,大悲法水洗亮前尘往事,此居聚集诸佛菩萨,隐于山林市井而放大光明,照亮这黑漆漆如铁桶一般的浊世。

此所谓巍巍帝居隐转轮圣王,此所谓北国形胜即灵山会场,此所谓燕云故地识本来面目。过往种种,无非是来壮观我这游子的心——如今翻身的农奴把歌儿唱,龙尾巴上的虾米也会上天。

似我这般的人,当真是再清白不过的大好人才,胸中自有万千气象,目注神驰悠游于极乐,未足为外人道也。

我说过了,我是个东倒西歪的懒人,到此地步也努力修行,不管明白不明白,想通想不通,竭力听经书上的话,象小虫子一样,爬。

我曾经头脑疯狂整日价胡思乱想,抑郁焦虑想发狂,当真吃足了苦头;而今竭力不想,把头脑闲置着,其实我也拼不动了,需要休息。

于是诵经磕头,于是念咒语,好好修行。当然,我这样的懒人,努力修行也看上去很不努力,着实可疑。整日整月,听师父讲法语,反复听,累了,就去睡,享清福么;某个时候某个缘起,一定藏着我成佛的机会,明心见性么。

第二天起,又想:我成佛的机缘,亲爱的你到底在哪里?

然后又想:如果就这样过下去,生活可怎么办?我可以不结婚吗?难道我真的想出家吗?赶紧在心里抽自己几个嘴巴:怎可对师父如此不敬?是为佛门败类,活该以前头脑疯狂,差点精神分裂。

总觉得每个人的面孔都恍恍惚惚,象一条条游鱼来往;而我,有些发痴——这世界,似乎跟我没关系。本来么,尘世跟成佛有什么关系?

躺下来睡,坐起来读。依稀仿佛要借形势大好的东风,梦想光大佛法前途无量。平日里懒洋洋,一沾文字就拼命,读经读得眼底出血,自我感觉胸中皆甲兵;回头一思量,惶惑复惶惑。

于是两般没信心:世俗事业我一屁潦倒,如何能够成功?出世功业难起信,成佛从何谈起?

心中舒服,是善男信女的称赞:原来这世间,还有我们这一等人——以菩萨珠玉之身,降尊忏微随佛来此五浊恶世。我等,不论男女,是大丈夫身,是好男儿,大好男儿,身世寒微里,倾倒了尘世浮名,以一生的委屈和不平,换得众生解脱成佛。

我们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我们不是菩萨,谁是菩萨?

因此上,我们应现于世。但凡我们所作,皆是“示现”——不学英雄问鼎,好处便是要让芸芸众生,不寂寞不孤寒,要体贴天下不解脱人的心。

一群人聚会,不喝酒也醉。我便安静,说不上话。这时候,会谈些什么呢?只记得闹纷纷有一个方脸或者是长脸更或者是马脸的人,严肃地说——我通过努力修行,目前已经达到了比以前更高的修行:一,实证达到了法身。二、此次亲眼见过空了,是真空妙有那个空,不是凡夫思量的那个空。

一班混饭也艰难的师兄们便满脸渴望做仰慕状。我则惭愧地要死,真想找个地洞好去无地自容。可是心里又很怀疑,看着这位师兄一脸的俗气,觉得不大确信。于是也会尝试着吹一吹牛,说“深刻明白”了东明白了西——如一票搞佛学的,不是修佛法的。

实在无趣得很。

量子力学中说,宇宙由量子构成。但是,人类知道量子的速度的时候,不知道它的位置;等测出了量子的位置,你又不知道量子的速度。

诚哉斯言。当我听到他人成佛成菩萨的时候,我不知道是否可信;当我打算不信的时候,却又不知道我修行干嘛。

这是一段极其重要的经历,对我。

对我而言,此后凡是真正有修行的高人,不再哄我开心,把我当傻子;他们不管是禅宗、密宗、道家,皆对我说,修行要放弃很多,要尽量不在俗务红尘里,抽身出来,认真打坐禅定;不要再搞理论研究了,出世的事业是要切身静定,于静定中体会得来才靠得住的。

如果世间的功业还放不下,就先尽俗情,后尽道情。但肉身为修道本,越老越不好修,越往后越不好修。天下的事,不是专门照顾聪明人的,不是功名利禄都到手了,再去修就能够成功。出世事业,单纯信仰不大靠得住;信而修行,甚至也不见得能够成功。

但不修,则永无成功的可能。

至少,不要放弃。

  评论这张
 
阅读(283)|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