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华德书院

冠盖满京华,来此皆知音

 
 
 

日志

 
 

从弗洛伊德到宗萨  

2010-12-23 12:00:11|  分类: 院长分享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弗洛伊德到宗萨

——读《人间是剧场》的感悟

陈阳◎著

 

立品出版了宗萨仁波切的《人间是剧场》,我得到一本后,最近常常反复翻阅。以我这么浅薄贫瘠的智慧,其结果就是每次看同一页文字,都仿佛是头一次阅读。

第一次知道这位仁波切,还是立品出版的他那本《正见》。这本书由李连杰先生作序,并且在佛教圈子里广为流传,几乎到了有人刚刚提起,对面就有好几位老兄同时“噢”地一声,集体做恍然大悟状的程度。

于是赶紧搞来一本看,感觉非常不一样。感觉这是一位并不怎么传统,不怎么经院派的、具备国际视野的佛教家,很不一般。

第二次听到他的事迹,是李连杰老兄来北京。大家一起吃饭,结果他从头到尾都在说宗萨仁波切、宗萨仁波切、宗萨仁波切……

从他老兄的嘴里,我才知道这位仁波切是多么地……那个……特立独行啊……

再后来,是读他的《佛教的见地与修道》。在整个阅读的过程中,我都像牙疼似地不停地吸冷气,并且冒冷汗。内心一个劲儿地嘀咕:看来李连杰先生的介绍根本就不够,这位仁波切岂止是特立独行,根本就像是那个揭露“可是皇帝根本没有穿衣服呀”的孩子:

今天人们修行金刚乘的动机,就很像有个人做了丢脸的事,寻找另一个具有相同罪恶秘密的人,然后两者都可以松一口气地想着:“啊,又不是只有我一个!”同样地,人们经常把金刚乘误用来确认他们已做或想做的事是对的——这是彻头彻尾的错误。

——《佛教的见地与修道》

在东方国家,人们则把金刚乘当成可以魔术式地调整轮回、让他们满意的一种方法,持诵真言是为了致富、有权力、长寿与生意兴隆。许多这种商人以欺骗别人达到成功,间接上,金刚乘的修行被用来骗人——这种动机可以从灌顶、真言、手印和其它事物的渴望中看出端倪。这种对金刚乘教法肤浅而迷信的滥用,是一种对世俗权力与立即的满足渴望,而非企望成佛的征象。在这些以及其它谬误中,金刚乘正走向毁灭。

——《佛教的见地与修道》

宗萨仁波切显然也不乐意配合人们的此类愿望。他在北京大学的演讲刚告结束,就有一帮男女冲上去准备嚎(有人已经嚎将出来),同时在口袋里往外拼命掏摸,好奉上供养并且得到灌顶——就跟其他的某些金刚乘活动的场所一样——

结果宗萨仁波切几个箭步就逃也似地从讲台那里离开,那真叫……那个……刹那间踪影全无。

被甩开的人们只好嚎一声……嘎然而止。

……

PS:其实我也准备嚎来着,结果也没嚎成。

再后来,是得到一本他老人家写的《轮回是战场,菩萨是勇敢的战士》,这是一本结缘赠送的印刷书。我向大家保证,我一直在冒冷汗,甚至比我看《佛教的见地与修道》更严重:

我从许多台湾的朋友中可以看得出,很多人都一直生活在,“生活会愈来愈好”的这个希望里,也许这个人他受了一百一十次长寿灌顶,但我并没有看到任何的现象,哪个人因为受这些灌顶活得更长一点,或许受了上千次财神的灌顶,但多数的人仍不那么满足,所以财神灌顶看起来也并不那么有效。

——《轮回是战场,菩萨是勇敢的战士》

但是密宗实在是一个非常幸运的宗教,为什么呢?因为大家永远总是对它抱这么多不实际的希望。

——《轮回是战场,菩萨是勇敢的战士》

而我非常崇拜的南怀瑾先生,说起财神灌顶,就说财神菩萨真会帮忙……但是你得认真修法至少三年,一天都不能中断;而且修这个法……很那个……花钱!

这时候,我就很怀疑宗萨仁波切会不会有朝一日被宣布,传出“已经被我方彻底开除了”之类的消息……

还好,目前还没有传出这种消息;由此可见,密宗到底不简单。

现在,就是这本《人间是剧场》了。鉴于他老人家给我带来的那些震惊,和我冒出来的那么多冷汗,我把这本书当成佛经一样看待,恭敬阅读。

读过弗洛伊德以后,我意识到,弗洛伊德当然是对的,即使我不想认同他,我还是不得不同意他的某些观点,所以我考虑进行心理治疗。

——《人间是剧场》

作为一名前心理医生,我不得不承认我至今仍是一个死硬的弗洛伊德的信徒。虽然那些年,我还在从业期间,就不满意弗洛伊德先生那套单调的治疗方法,因此运用了许多其他流派的技术;但分析心理问题我始终运用的是他的理论与方法。

现在,我想说的是,我是怎么从弗洛伊德先生到宗萨仁波切的。

在从业期间,我经历了四个阶段:

首先,认识人类和分析人类的心理,得请出弗洛伊德先生。关于人类的佛性之类的,弗洛伊德当然不了解;但这并不意味着你我就因此超越了他的学说。恰恰相反,这是一个古怪的时代,越是满嘴佛话,越是“主啊神呀”的人群中,越是存在相当高比例的神经症病人和性错乱患者。

当然,以我的愚蠢,看走眼的事情常常发生。所以保险起见,来人向我表达从不吃肉导致的优越,或者性待业导致的圣洁,再或者潦倒导致的人品高——我都配合点头称赞会比较明智——但这只是我的做法。如宗萨仁波切所说,弗洛伊德当然还是对的。

其次,缓解症状平复一下痛苦,得请出耶酥基督。心理医生这活儿,跟外科医生一样,你不能不打麻药就下手生切硬割——那不叫医生,得叫屠夫了,那简直太没有人性了。这个时候,基督应时出现,真是太好了。

直到现在,有找我询问的、因为离婚而遭受创伤的、相对敏感脆弱的男女,我都介绍他们去教堂信基督。如此一来,他们因为离婚而过于进行的自我谴责,就会缓解下来。因为他们自我感觉,自己遭受离婚这种报应的罪大恶极,已经有人替自己背负了——钉在十字架上的基督,以那个受难的形象,证实了他背负世人罪恶的诚意与行动。

既然自己的罪,有人替自己背了,自己已经得到救赎了——那自己就没有责任了,于是个体的日子就好过多了。

如果这时候求助佛教……嘿嘿……那个啥,因果报应、自作自受……个体能立即破罐子破摔,内在系统全面崩溃。就是“放下执着”之类的说法,又哪里比得上有人亲自以钉在十字架上的行为替个体背罪来得迅速有效?

这也是苦难发生的时候,一个基督徒会更倾向于进行救助,而某些佛教徒则可能撇着嘴说“都是业报吧”……这个时候,我们这些佛教徒也不得不承认,人家基督徒更有人性一些。

当然,罪被基督背了,个体成功地从责任那里逃开,绝对只是麻醉阶段,算是心理学里面的“安慰剂效应”。那些心理疾病不过是换个花样继续,绝不会真正治愈。比如,有人信主了,不那么对离婚纠结了,结果家里乱得像是被劫匪刚刚光顾过一样,个体却没有任何力量哪怕稍微收拾一下。创伤还在继续,失魂落魄还在继续,但表面上确实好一些了……仅此而已。

再次,就是第三个阶段了。这个时候,我会运用自由联想法啦、脱敏疗法啦、完形疗法啦、系统疗法啦……追求对个体的真正疗愈。

老实说,成功地运用这三个阶段的方法,我治好了不少人。当然,我的一些优秀的同事,他们治好了更多的人,造福了更多的家庭。

但接下来,就是最后一个阶段。

这是一个让我彻底傻眼的阶段,一个让我离开弗洛伊德跑到宗萨仁波切身边的阶段,一个让我成为“前心理医生”阶段。

原因是,到最后我发现“好人真的没好报”。

我的那些优秀的心理医生同事,隔一段时间,总有人去精神病院治疗去了……还有人头天还好好的(心理医生装作“什么问题都没有”的能力,当然天下第一),第二天就自杀死翘翘了……

主啊,佛啊……他们……我们……治好了那么多人,造福了那么多家庭……主啊,佛啊,为什么不来保佑?

我一度也“魔症”了,很是抽疯。当然,现在还有迁延难治的慢性焦虑症,算是从业期间收获的职业病。

这个时候,才真正想起以前读过的、佛陀当年所说的“四法印”:

诸行无常;

诸法无我;

有漏皆苦;

涅磐寂静。

我们这些人,顶多算是个好人、好医生(还不怎么彻底),根本谈不上什么“诸法无我”,都“有我”得很,于是就“有漏皆苦”了。因为“诸行无常”,所以从事的善行这么一“无常”,也就结苦果出来了。

想通这一点的时候,我的心底里可真是冒出一片声的哀嚎啊……

这就是为什么月称菩萨在《入中论》第六品即将结束时说:“不聪明的人,会做恶行而下地狱。另一些不聪明的人,会做善事而升天堂。”因为既不做善行也不做恶行,才是“聪明”——“那些聪明的人,将超越善行与恶行而证得涅磐。”

——《人间是剧场》

想通这一点以后,我才老老实实地寻找导师,学习盘腿打坐练功夫,不再指望世俗的花样(无论善恶)能解决人生的原苦。

由此,我也成为一个前心理医生,从弗洛伊德到了宗萨这里。

如果你已经厌倦了那些标榜自我的自欺欺人,厌倦了那些愚蠢透顶的偷鸡摸狗,想要从佛教中得到一条明确的路,那么:

宗萨仁波切的指示,将是一个不错的开始。

  评论这张
 
阅读(426)|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