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华德书院

冠盖满京华,来此皆知音

 
 
 

日志

 
 

超越轮回——关于佛法、基督教和易经的对话(三)  

2010-01-21 11:01:5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真正的基督精神里,耶稣基督也并不承认“信我者得救,不信者不得救”,更不是原教旨主义那个极端逻辑:“信我者生,不信者死。”耶稣并不承认这个。所谓“信主者上天堂,异教徒下地狱”,这也是庸俗化了的基督教。其实你好好看一看英文原著的《圣经》,圣人耶稣说得清清楚楚,与大乘佛法的道理相印证,你会觉得,哦,原来还可以这样理解耶稣,耶稣是一个佛,或者说他是一个菩萨,可能会更接近他的实际品格。耶稣来到世上,首先就是个异端,是个叛逆,他是来颠覆希伯莱的犹太教《旧约》传统的。他在基督教体系中,可以说是个颠覆性的人物,或者叫革命性人物也可以。

他的思想和说法,在当时的犹太教传统中,实在是太异端了,结果犹太教教士借罗马政府的力量,借国家机器的力量把他钉在了十字架上。但后来,事情发生了很大的变化。犹太教把他的思想给收编了,直接就表现在《旧约》把耶稣的《新约》给收编了。这个当然不是把耶稣给招安了,他们把他给处死了;是把《新约》招安了,其实《旧约》和《新约》完全是两样思想,耶稣带来了革命性的不同,这一招安,《旧约》《新约》放在一起叫《圣经》。这个手段太高明了,远比他们处死耶稣圣人厉害,将敌人先处死,再把他的思想说成是自己人的思想,然后主要搞的还是《旧约》那一套,这个厉害啊。

在《圣经》里,《旧约》很薄,《新约》很厚。本来,耶稣作为“人子”来到世上就是传福音的,这个福音是什么呢?就是广泛告诉大家,过去在《旧约》里,大家对上帝的崇拜和了解是错误的,上帝不是“不信我的让他死”这么神经病,不是这个样子的。但是耶稣圣人他还只能利用,或者是应用当时人们能够接受的语言和比喻来讲他要传的福音。所以他只能这么说:我来做事情,并不是因为派我来的“那个人”(那个大家以为的发神经的人);派我的那个,其实是大家的“父”。他这个父亲是广义的,不是狭义的,指所有人的父亲,所有人的本源来处。在当时,他只能这么讲,要不然他周围的人听了也听不懂。其实他已经尽了最大的努力,他本人本身就是木匠家庭出身,也不像释迦牟尼佛有那个出身条件,可以学遍所有的老师,可以有系统接受知识训练的经历,所以他举的例子都非常非常的朴素和草根。但是他传递的信息,他传播的福音,明眼人,尤其是真懂佛道的人,来看他,哦,原来他是这个样子,在说这些事情。

在《新约》里,耶稣传播的福音里,他特别强调圣灵。圣灵在哪儿呢?他说,圣灵在我这儿,圣灵也在你那儿,可是你也在我这儿,我也在你那儿。他的讲法,是个庄严的互融互通的法界相,这个就要参合《华严经》来看了。他说,你别以为有一个圣灵是你的,有一个圣灵是我的;不是这样的,圣灵普遍在的。他反问,你怎么可以说,有一个上帝,哦,你对我好,我就对你好;你对我不好,我就惩罚你。他否认这个上帝,说那是大家错误的理解。错误的源头,自然是这么传播的犹太教教士们。你想,他能不被那些人恨之入骨吗?

那个有条件的,看你的态度的,然后充满了人性的恶劣的,那是《旧约》里头愤怒的上帝,报复的上帝——《旧约》里头的原话,上帝表示说,我是一个爱报复的、嫉妒的上帝。这样子的上帝,还是一种神灵的层次,就是佛家讲六道轮回里头的天人,而且看上去更接近天人里的阿修罗,嗔恨心真是不小。但是耶稣说,不是这样的,你们大家不要听犹太教教士胡说,上帝是普遍的、周遍地爱世人的。他的这个无条件的“神爱”理论,完全颠覆了过去的那种思想,过去的“神爱”可真是功利。

《新约》里记载,耶稣对门徒说,你们要真信我,你们就要像我一样去爱世人。怎样像他一样爱世人呢?他特意展示给大家看。有一天非常意外的,大家都回来以后,他把洗脚水给大家都打好,然后给每一个门徒洗脚,洗完脚后帮大家擦好。大家说,奇怪呀,没见他干过这事呀,大家当时不明白,于是耶稣说了要像他一样爱世人。但大家都听不懂,耶稣又说我以后不会跟你们在一起了,我这么做,是要你们也像我对你们这样对待别人。随后他就被罗马政府抓走了。

所以他当时传递的信息,那些福音,每一个方面你仔细看,全是对《旧约》的颠覆,是这样子的,他说了很多一段一段的话,你用心看,你就会非常震憾。这就是为什么《旧约》系统的犹太教教士们必须把他干掉的真正原因,因为他是个异端,靠宗教传统吃饭的人受不了。为什么后来《旧约》把《新约》招安了呢?这就是手段高明啊,最妙的方法不是反对自己的敌人,当然刚开始两者水火不容,他们把耶稣给处死了;后来发现拥护《新约》的基督徒越来越多,然后他们就动脑筋搞“兼并收购”——反正大家谈的总归有一个相同的地方,不管是什么样的上帝,总是都在谈上帝。于是本来《新约》是把《旧约》推翻的,后来《旧约》反过来把他容纳在里面,然后把有关的东西不声不响地埋没了。

现在我们中国所谓传福音,大多又是《旧约》那一套,福音就是“不要信魔鬼,不要信邪灵,要信上帝,不然就会……”就教化来说,耶稣和释迦牟尼佛是一样的,因为释迦佛教化,是通过他的身教和言教;耶稣也是如此,言教是传福音,身教,打洗脚水给你洗脚,这都是。释迦佛展示神通,耶稣也展示奇迹。不过,耶稣说,因为没人信我,所以我必须用这个方式,意思是唤起众人注意,或者像现在人的说法,来吸引眼球。但是,他马上就会强调,不是你信的那个(不是信我本人),是信我里头的一个(那个大家具备的),然后有时候他叫上帝,有时候叫圣灵,有时候叫至大的……他经常叫不同的词,他不会用同一个词。这跟佛家道家讲“道”、“佛性”、“自性”什么的,有何区别?

然后他也说,你们假如有确定无疑的信心,你们做的将会比我做得还要大。他行使神迹的时候,如果对方犹豫不决的时候,他通常是不做的;一点不信的,那就更不可能。他通常是说,我没有救了你,是你的信心救了你,但是你的这个信心是通个我这个中介表达出来的。他的说法,与佛法相通的,全是相通的。我们那些朋友听了都害怕,说是你入佛道了,一个基督徒怎么可以进入佛教了呢?他们美国人,不知道这边文化的情况,结果有一次一个朋友约我去他家,他老怕我入魔道,他们以为佛道就是魔道。他们的说法就是现在到处乱讲的那些人说的什么“邪灵”之类的。后来沟通了几次以后,他们放心了。

所以我们可以理解佛法为什么能够在西方传播开,不是说密宗怎么了,是他们通过佛法忽然发现耶稣太寂寞了,要通过东方来真正理解他。

现在反而是东方搞着《旧约》的逻辑。当然,宗教中总难免集中一些偏执狂,有些人会进入到一个偏激的信仰中,所以对宗教精神的正信,都需要一个过程。人群里面,永远都是三六九等,有像金博士这样的基督徒,也有满嘴胡说八道的基督徒。老实说,比这样的基督徒更恶心的佛教徒也绝不少。在人世间,这些必然如此,否则不成娑婆世界。这些都是允许的,只要不要集结在一起乱来就可以了。这一点耶稣的精神是好的,他的精神也要发扬光大。他被那么虐待,还说:主啊,请宽恕他们吧,因为他们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

释迦佛过去世他也没有怨恨,所以在《金刚经》里被歌利王割截身体,都没有一丝怨恨——境界是一样的,都是大圣人。人类最怕的无非是一个死,这个真不在乎了,不在乎到连怨恨都没有,那差不多不会被死控制了。所以,他们就表达给我们看。连这个都能够超越的话,还有什么不可以的?因为人类实在是不见棺材不掉泪,于是他们就做给我们看。这些圣人,无一例外都是有大情的。

我当心理医生的过程,我发现有天下的事情真是“不生不灭”,人内心的能量,绝对是不增不减,不生不灭。有的人混得很窝囊,怕得一塌糊涂,完全就干不了任何一点正事,就等着全世界来拯救他,来施舍给他。他那能量可没少,于是造出病来生着,呆在那里打妄想,想像自己其实是一个圣人,是什么什么转世——那个能量挺大的,能够把清高和愤恨发挥到很高的地步,而且大言不惭。由这个路子去信教,当然就走极端,就反社会,就很有嗔恨心和攻击性,真正宗教精神那里是那个样子。

相对来说,基督教跟西方的科技文明和主流社会,经过几百年的磨合,磨合得还算比较好了。这一方面,是佛和道不及的,所以中国本土的宗教需要革新,现在抱着老古书摆清高的搞法,可能不得人心。耍清高玩攻击是不对的,因为我们每个人都对别人不尊重,做任何事情都失信,社会公然行贿、枉法……所以,中国人自己搞得自己有些不值得人尊重。因为我们自己要尊重自己。比如说,每个国家搞政治的,都要搞搞阴谋什么的,这大家觉得还正常一些,因为政治本来就是这样的吗。商人也本来就是牟利的,但是现在我们社会的学者,培养下一代的教师,也差不多了。这还有什么尊重和尊严?过去,像陈寅恪、马寅初他们,不管他们学术对不对,那种对生命的尊重,那种庄严或者神圣精神,才是我们文化命脉延续下来的可靠保证。

一种文化的传承,不能全从世俗的角度着手。耶稣的伟大,是脱俗的;佛也是。佛当年也是印度婆罗门教的异端啊,所以很受过迫害,连他的堂兄都背叛他、害他。完全从世俗着眼,比如有助于搞学问出名啊,打坐可以健康长寿啊,这些追求无非是在六道轮回里面达到比较好的一道继续轮回,还是在功利圈里面转,怎么出得来?又怎么谈得上为民族整体谋个终极归宿?这一点,我们真没法跟西方人比,我们真是太实际了,拿世俗当标杆了,这个就差远了。

欧美尽管毛病大,但科学研究和创新还在那里。尽管他们的科学越来越偏技术了,越来越跟商业结缘了;尽管如此,为科学而科学的人,人数还是蛮多的。中国不是没有,但是显不出来。但欧美在精神和文化上,真是很困扰,很痛苦。我们甚至还没有发展到那一步,还盯着脚面看呢。

人类需要宗教里的真精神,需要圣人的宝贝。但从中国到西方,需要梳理,因为根本就是两个语系。所以文化精神从中国到西方,简直根本没法翻译,无法转换。你对中国文化以及它背后的内涵,稍微有点感悟的话,中国文化讲“中”,意思是有分别就是错误,因为不是“中”了。光是这个思想,就把西方一大堆东西都超越了。这还是老祖宗,那些圣人刚开始有点味的东西,还不是那个“道”。怎么翻?没法翻,英语里没有对应的词,连这个想法都不大有,我只能这么讲。

从“中”这个字讲,中国文化看自己,看别人,看世界就站在那个角度上,那个没有地域性差别对待的角度上,光是这一点就是对人类的巨大贡献。因为“中”根本找不到具体的立足点,可以说“中”的全球视野是不立在任何一个观点、地域上的,所以才能包涵地球上任何一个点,这才是真正全球观点,也同时超越了“全球化”,这个即是《华严经》的道理,也是“中观”的观点,其实根本就有观没点,这个怎么告诉西方人?很难。

虽然说儒释道是一家,背后的东西都是一样的,但从来没有人跟西方的众人展示过,日本人做得不够,密宗毕竟是宗教中的一派。能够真正展示、能够反映那个韵味的东西,现在还没有一个对应的西方思想和语文体系,这件事情还需要很长时间。

  评论这张
 
阅读(23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